吉林十一选五近200期走势图|吉林十一选五500期走势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2017年第四期  > 正文

1926年1月18日,蔣介石主持黃埔軍校“總理紀念周”

日期:2017-07-01 15:48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賈曉明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1926年1月18日上午,蔣介石主持黃埔軍校總理紀念周,并對官生訓話,“以本校歷史,喻其先慈鞠育恩勤,不覺心酸淚下”。
  所謂“總理紀念周”,簡稱“紀念周”,一般指每周一舉行的紀念中山先生儀式,后來隨著中山先生被正式尊為“國父”,遂改稱“國父紀念周”。
  “紀念周”儀式最初起源于軍隊。1925年3月12日中山先生逝世,當時正值第一次東征期間,蔣介石率黃埔軍教導團會同許崇智等領導的建國粵軍于同一天取得棉湖大捷。3月18日,中山先生逝世的消息傳到建國粵軍司令部,因當時正在和陳炯明叛軍激戰,所以沒有立即向部隊傳達。25日,黃埔軍校政治部正式向前線傳達了中山先生病逝噩耗。27日,攻取興寧的戰斗勝利結束一星期左右,蔣介石才將消息宣布給黃埔前線將士。30日,在興寧北門外,黃埔軍校東征官兵召開追悼大元帥及陣亡將士大會,指揮員和戰斗員都臂纏黑紗表示哀悼。會場上高懸蔣介石撰寫的挽聯:“主義揚中外,精靈炳日星”,橫額是“高明配天,博厚配地”。大會先由何應欽宣讀《總理遺囑》,再由周恩來宣讀全軍祭文。蔣介石在會上發表誓詞說:“我們更要努力奮斗,犧牲一切,務要達到我們的目的,實行總理的遺志,繼續總理的精神,并為陣亡的同志報仇,才算得是革命軍人,才不愧為總理的信徒。”
  隨后,中山先生的悼念活動迅速延及廣東國民政府屬下各軍及國民黨黨、政各系統。3月31日,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召開全體會議,訓令各級黨部:“每逢開會時,應先由主席恭誦《總理遺囑》,恭誦時應全場起立肅聽。”4月,一次東征戰役基本結束,建國粵軍總部率先制定了《總理紀念周條例》七條,一般認為,這是國民黨陣營中最早的制度化的總理紀念儀式,主要內容為:“第一條,本軍為灌輸大元帥主義精神于各官兵頭腦中,永久勿忘起見,特決定以每星期一為紀念周,永久行之。第二條,紀念周舉行之事如左:一、向大元帥像行三鞠躬禮,如在戰地無帥像時,向青天白日旗行三鞠躬禮;二、向大元帥像默念三分鐘;三、各官兵同時宣讀大元帥遺囑,并由官兵長解釋其義;四、演說大元帥主義及革命歷史。第三條,關于第二條規定,以每紀念周(即星期一)上午十時舉行之。平時在軍營舉行,戰時在露天舉行,其時間以不逾一小時為度。關于上午十時之時間,得因特別情形提前或展緩行之。第四條,由本部仿黨證式樣頒發手折,上印大元帥遺像、遺囑、格言以及本條例,俾資遵守。第五條,前項手折各官兵應慎重保存,不得無故遺失,否則以遺失軍械例治罪。第六條,對于本條例如有陽奉陰違等行為,一經察覺或舉發,除將其應負責之官長撤差外,并另予分別議處。”到5月14日,建國粵軍總部的“總理紀念周”已經舉行了三次。
  8月17日,廣州國民政府監察院全體職員舉行了第一次“總理紀念周”,時值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由監察委員、共產黨員林伯渠主持,由監察委員陳秋霖、甘乃光作報告,再由林伯渠演講而結束。10月19日,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舉行了首次“總理紀念周”,出席者有國民黨中央黨部各職員及各級黨部代表。行禮過后,先由時任國民政府常務委員會主席兼軍事委員會主席的汪精衛報告一周以來軍事、財政、外交形式,再由國民黨中央組織部報告一周以來各黨部的工作進展。此后,國民黨中央黨部的“總理紀念周”持續舉行,國民政府方面也開始舉行“總理紀念周”。
  1926年,國民黨“二大”特別通過決議,要求各級黨部及國民政府所屬各機關、各軍隊均應于每星期舉行“紀念周”一次,并寫入《中國國民黨總章》。2月12日,國民黨中央黨部議決公布《紀念周條例》,對“紀念周”的具體執行辦法進行了詳細規定,隨后,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又以建國粵軍總部的《紀念周條例》為藍本,制定了《總理紀念周條例》八條,其主要內容有:“第一條,本會為永久紀念總理,且使同志皆受總理為全民奮斗而犧牲之精神,與智仁勇之人格所感召,以繼續努力,貫徹主義,特決定凡中國國民黨各級黨部及國民政府所屬各機關、各軍隊,一律于每周內舉行紀念周一次;第二條,紀念周以每周之月曜日(星期一)上午九時至十二時行之,其每次之時間,以不超過一小時為度。關于上項之時刻,得因特別情形變更之;第三條,舉行紀念周時,中國國民黨各級黨部以常務委員,國民政府所屬各機關、各軍隊以其所在地之最高長官為主席;第四條,紀念周之程序:(一)全體肅立,(二)向總理遺像行三鞠躬禮,(三)主席宣讀總理遺囑,全體同時循聲宣讀,(四)向總理遺像俯首默念三分鐘,(五)演說或政治報告,(六)禮成;第五條,中央執行委員會,仿黨證式樣,頒發手折,上印總理遺像遺囑格言及本條例,俾資遵循;第六條,對于紀念周執行不力或有陽奉陰違等情事者,一經查覺或舉報,將其應負責之常務委員或長官撤差外,仍另予分別議處;第七條,凡中國國民黨黨員依據其職業,或其它之關系,有應出席于某黨部或某機關或某軍部之紀念周者,須于紀念周舉行以前齊集,并不得無故連續缺席至三次以上,違者分別處罪。”
  此后,隨著國民黨逐漸掌握全國政權,“紀念周”并滲透到黨政軍以外的如學校、社群組織當中,組織程序和紀律要求等具體規定也紛紛出臺(如在儀式中又增加了向“黨、國旗行禮”、“通令各機關在舉行紀念周時一律用國音恭讀《總理遺囑》”、唱《三民主義歌》等)。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還專門制定了《紀念周儀規》,行政院以訓令形式頒發至各級黨部、政府機關、軍隊、學校和團體。《紀念周儀規》首先明確規定著裝:“參加紀念周人員之服裝,除已有規定之制服外”,男性須穿禮服(素藍色黑褂)或中山裝,女性須穿長褂或衫裙,而且“服裝材料,一律用國貨。其顏色以適合時令、整齊劃一為主旨”。其次,規定參加人員的位置秩序:參加人員“排列次序,依照禮堂之大小,按男左女右,酌量規定”。為此,紀念周專門安排糾儀員,檢查到場情況,無故不到者和失儀者均須報告主席糾正。后又規定“咳嗽吐唾須嚴行禁止……一律不得著用外套攜帶圍巾”。
  有學者指出,“總理紀念周”在于紀念孫中山、宣傳孫中山思想的同時,宣講時事政策,乃至各部門的具體工作,這種做法在很多場合,發揮了鼓舞士氣、凝心聚力的作用。比如在北伐期間,國民革命軍雖然戰事頻繁,但仍將總理紀念周當成一項政治任務來完成。據在北伐之初擔任國民革命軍第2軍第6師黨代表兼政治部主任的蕭勁光回憶:“在改編為國民革命軍時,全體官兵……每天早上隊前要背誦《總理遺囑》……每周舉行一次‘總理紀念周’。開周會,主要官長要進行講演,反復宣傳三民主義,以孫中山的遺囑號召全體官兵勇敢戰斗。”再如在抗戰時期,日軍連續轟炸重慶,轟炸導致重慶國民政府建筑接連被毀。1941年8月底,政府大禮堂被炸。當時的國民政府主席林森堅持于9月1日在大禮堂原址舉行“總理紀念周”,并向與會者發表號召說:“敵機雖能毀吾物質,不能毀吾精神!”聽眾聞之,無不振奮。孫立人將軍所部駐印度藍姆伽訓練營地時,按時舉行“紀念周”,并親自主持作報告,號召將士們“要有志氣,更要發揚民族氣節”。
  也有學者認為,越到后來,“紀念周”越趨于形式化,所有的宣傳話語都由國民黨中央制定,各地各部門只需而且必須按照統一的口徑進行宣傳,和設立“紀念周”的初衷漸行漸遠。1930年11月,國民黨第三屆第四次中央全會通過《改訂總理周條例案》,將原第五條“政治報告或演說”改為“講讀總理遺教,或工作報告”。按照條例規定,“紀念周”每次大約持續一個小時,其中紀念性的四項程序(即肅立、三鞠躬、讀遺囑、俯首默念)加起來不過七八分鐘,剩下的時間便是演講或政治報告。很多報告的內容,只與現實政情乃至部門具體工作有關,而與紀念孫中山沒有什么關系。蔣介石就經常利用軍隊“紀念周”發表演講或政治報告。抗戰中期,國民黨再度修改紀念周條例,規定中央舉行“聯合紀念周”,“每次聯合紀念周除總裁訓話外,其出席報告者,應以關于軍事外交及時局情形為限”,其他內容均省略。隨著時間的推移,對于“紀念周”,“政府各機關切實奉行者固多,而松懈廢馳、不常舉行或雖舉行而所屬人員多缺席者,亦間有所聞”。有一則坊間傳說很能說明問題:蔣介石最喜歡在“紀念周”上能流利背誦《總理遺囑》的人。熊式輝因為能熟練背誦而被蔣介石大加贊揚。一次,熊式輝親臨考場考核公務員,向一名前來應考的青年突然發問:你知道你剛才上樓一共有多少臺階嗎?青年“機智”地回答:您能背誦《總理遺囑》,那我請教您《總理遺囑》有多少個字?熊式輝聽后大笑,于是錄取青年,授予縣長職務。
  1947年4月,南京國民黨政權“行憲”之際,為了適應“憲政”的形式,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會議決定,“各級政府、民意機關、人民團體及各級學校,一律停止舉行紀念周”,免讀《國父遺囑》,不懸掛黨旗,但國民黨各級黨部仍然舉行。“紀念周”停止舉行后,國民政府又下令各級機關舉行月會(逢假期則順延一日),每月1日上午舉行,由機關學校首長講話,或指定高級人員報告業務或作專題講演,開會形式不再采取原有“紀念周”儀式,而是普通開會方式,以“溝通情感、集中意志、提高工作效率、倡導善良風氣”。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吉林十一选五近200期走势图